2010年7月30日 星期五

談日本總督佐久間總督隕命在台之謎 !

佐久間在西荖歐卡尼負傷跌落30公尺中央圖晝館提供
一、讀史,有些領導階層之突發事故,常被密而不宣。尤其對戰時主帥之傷亡訊息,牽連甚廣,更不輕易走漏風聲。
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於大正三﹙民國三﹚年八月親率日本陸軍及警察隊萬餘人,以大軍壓境之姿態進兵太魯閣族人區域,在西拉歐卡﹙Siraoka直樹意﹚突遭襲擊,是負傷﹖是隕命﹖迄今仍屬一謎。
依日人記述﹕『佐久間於西拉歐卡,因閃避流彈,誤踏鬆動之石塊,跌落30餘公尺深之溪谷,負傷,經埔里送返臺北,轉赴日本,次年辭世於仙台。』對於佐久間負傷之事與辭世的細節,卻始終未見記述。

天祥神社(Tpdu),今位置改文天祥俏像
二、本人在2001-2003年在花蓮秀林、萬榮、卓溪等三個鄉成功 訪談耆老108(75-89),依族人口述:『當日軍進擊內太魯閣之際,族人自知不敵,已四散逃避致日人進展神速。但隨同日軍之進展,其司令部自關原前進至「西拉歐卡」後,族人乃逐漸集聚,隱藏於西拉歐卡周邊,待機狙殺日軍之要員。大正三年八月中旬上午,佐久間乘坐民伕肩負之滑竿,率隨員出巡,甫抵西拉歐卡北方之母哈高﹙Muhakaw﹚上坡路斷,突遭襲擊,立即負傷從滑竿上跌下,滾落於30多公尺深之溪谷。
日軍在搭救佐久間之同時,開始用機槍對附近瘋狂掃射,密集的槍生聲迴蕩於山谷,彈雨所經之處,草木摧折,雞蟲難容。不久,日軍部隊馳來應援,向四周展開搜索,而族人早已利用熟悉之地形,逃之夭夭,直到夕陽西下,日軍始倖然收兵。』
族人又說﹕『事件發生後,日軍曾對附近之部落進行屠殺,罹難人數不悉。另外,在全太魯閣、賽德克族人區域搜捕肇事者達數年之久,風聲鶴唳中,族人的冤魂又不知憑添多少。』
族人又說﹕『事件後日人在母哈高附近,建築了「佐久間墓地」,以後凡在附近「蕃童教育所」讀書的孩子,都須在每月固定的時間,到墓地去清掃拔草,並規定口中不停的叨念﹙日文﹚佐久間﹙Sakwma﹚的名字。不久,在天祥建立了雄偉的佐久間神社,並規定族人於每月128日皆往參拜。』   

三、依訪查蒐整所得之結論如下﹕
  1. 佐久間總督,時年逾七旬,且位高權重,於深山中率部出巡,既無車輛代步,乘坐民伕肩負之滑竿,是可以理解的事。
  2. 母哈高附近,緊臨塔次基里溪之一段上坡路,若於此被襲擊,負傷後再跌落30多公尺深之溪底,殞命的公算較大。當時日人對族人的軍事行動尚未結束,若主帥殞命密而不宣,乃情理中事。
  3. 佐久間在日皇及日人心目中,是唯一能解決番害之「理番高手」,其理番五年計劃,已被國會及日皇認同,但一旦公布理番高手被番人襲擊,不獨使日本國民頓感受騙,造成政治震撼,且給予國際間極大的笑柄。基於此,日方越是保密,其當時已殞命之可能性越高。
  4. 在西拉歐卡南南東方,有一座海拔2809公尺的高山,於事後被日人命名為「佐久間」山。依日人對地名更改之慣例,通常是某人殞命於斯,為了紀念某人,始將某人的名字改為斯地之地名。例如,大山十郎於威里殞命,發佈文章乃將威里社改為大山社﹙今佳民﹚。又如富田山﹙2441米﹚,是因日軍富田少尉於斯山陣亡,始得名。佐久間山之由來,諒必與其殞命有直接關連。
  5. 事件後,臺灣總督府在行政改革中,將太魯閣人所居住之全部區域,定名為「研海事業區」。「研海」是佐久間左馬太的雅號,猶如佐久間的名字。「事業區」是處理行政業務所區劃之界線。

佐久間在總督任內,一心想把番政納入常規,而最棘手的是太魯閣族人之動向,故以完成太魯閣番政事業為理番的終極目標,想不到在達成目標之尾聲中,竟殞命於斯地。事後將太魯閣之全部區域,定名為「研海事業區」,堪供世人回味,更對佐久間殞命於斯,不言而喻。                               
    
四、本人對於佐久間生死之謎高度之重視,在20059月中,自個掏腰包,與大兒子赴日仙台訪問佐久左馬太第三個孫媳婦(佐久間惠子)  並透過父親之老師相樂武、山口政治(東開發史作家) 串線,表示歡迎並成功面談 ,佐久間惠子(75)熱情接待並親自問車到仙台車站接本人,高齡之她,身體健步如飛,她老人家也知道我們來意,並驅車載我們至佐久間之墓,在車上侃侃而談,她証實:確是佐久間在台北因傷病死後運回日本埋在仙台老家。
如圖
新幹線仙台車站
五、佐久間之生死謎依田牧師信德及瑟林烏明等人口述確實在西荖歐卡厚尼被族人槍傷,唯沒有一個族人之耆老說親眼目看過總督佐久間的屍體,在山口政治書記載中言因傷送埔里,有待查証。
佐久間殞命後,行政作為上,於花蓮廳之下設一他比多﹙天祥(Tpdu)﹚支廳,統理內太魯閣事務。未久,隨研海事業區之成立,他比多支廳改名為研海支廳,移駐新城,統理內外太魯閣族人之全部區域。 
光復已近60年,以佐久間之號命名之「研海事業區」,仍被林務局等國家單位沿用,值得玩味。
l      研海庄、研海支廳、研海事業區等名稱,在許多資料中常常出現,中華民國內政部林務局至今尚沿用「研海事業區」之名稱。一般人多誤以為「研海」是「沿海」的意思。其實,「研海」二字是佐久間總督的雅號。日本人用「研海」、「研一」、「研次」等作名字或雅號的人,不是少數。
佐久間惠子與本人
l       佐久間總督,姓佐久間,名左馬太,姓名是「佐久間左馬太」。當年在「塔比多」(天祥)駐在所,有一位姓「上原」的日本警官,妻子長年未生,好不容易地在任內生一男孩,乃取名為「上原佐久間左馬太宗盛」,以示對佐久間之仰慕。如此將別人的姓名完全納入的名字之取名方式,真是天罕見。
l      大正12年(西元1923,民國12),永井國次郎警視,為了紀念佐久間總督對太魯閣地區之功績,在「他比多(Tpdu)」(天祥)建築了「佐久間神社」(現下氣碑附近)。
永井警視原為明治28年(西元1895,民前17)來台之軍官,退伍後任警察官,曾參加新竹及太魯閣等地之討伐作戰,著有功績,於大正3年(西元1914,民國3921日被任命為「他比多」支廳長,大正9年(西元1920,民國9)他比多支廳合併於新城支廳,任新城支廳長,後改名為研海支廳長。
佐久間神社,於每年128日櫻花盛開時舉行祭拜,遠近民眾扶老攜幼都來參加,一時盛況空前。
佐久間左馬太之墓
l       佐久間總督在初到任的歡迎儀式中,在台籍人士的行列裡,見一男子自始至終直立並手置額部,儼如日軍之行禮姿式,乃問左右:「那人為何行軍隊之敬禮?」部下誰也答不出來,總督也未再追問。
不久,得知此人叫辜顯榮,總督似已涸,悉辜氏為傑出人才,特常予優容提拔,致辜先生不獨在財界成功,在政界也聲名大噪。昭和9年(西元1934,民國23),且被日本天皇欽選為台灣首屈議員。
現在的政商名人辜振甫,即為辜顯榮的三子。對此事,另有一種說法,是辜顯榮在參加佐久間之歡迎儀式中,以右手撫額遮陽,總督誤以為辜氏向其行最警的軍禮。
l       明治天皇是酒量很好的人,一次主持旅團會議後,在皇宮賜宴時,對在座的將領們問道:「你們之間,誰的酒量最好呢?」資深的桂少將立即答道:「那應屬佐久間少將。」天皇又問:「能飲多少呢?」桂少將答:「飲一升,恐怕不是問題。」天皇接著說:「那麼,就叫佐久間是一升少將吧。」
佐久間山
眾將官乍聽,都默然不敢答語。因為「一升」與「一生」同音,若解讀為「一生少將」,意思變成了「一生只當少將」。
這時佐久間立即起立說:「啟奏陛下,雖然失禮,但實在不敢充當一生少將,因為我還在爭取中將呢!」
其後不久,佐久間果然晉升為中將。以上這些對話,也顯示日本君臣之間和諧融洽的情景。

佐久間總督任內,以9年零2個月的長久歲月,終於將太魯閣、賽德克i族人的古老風習,漸次引入文明社會。族人為了感激總督之德政,皆親切的直呼「撒苦馬」(佐久間之日語音),而不稱總督。甚至於台灣的總督已經換了幾任,他們仍舊喚「撒苦馬」為總督。
2005.9.30本人赴日拜訪山口政治(左圖)相樂彥(右圖)合影




佐久間與部落各頭目於總督府合照山口政東開發史書內記下載

2004.9.30本人邀相樂武彥及山口政治(81歲)等20人在寒舍敘餐

2 則留言:

  1. 很高興在準備導遊領隊考試時,能藉由歷屆考題中所出現的人名上網查到佐久間等與台灣歷史有關的人物及其事蹟,希望在日後也能藉由優秀的編導演員們將類似的台灣歷史搬上螢幕,透過戲劇或螢幕解說方式,讓更多台灣人了解生動的台灣史。

    回覆刪除